開場白

三個現代醫學的現象

自從 1960 年代,沙賓疫苗克服了小兒麻痺症之後,近四十年來沒有再聽到那個疾病又被克服的好消息。

除了外傷性疾病和傳染病以外的各種慢性病,多數只能控制不能痊癒。

多年來不斷有新醫學科技進展的發表,每一屆的諾貝爾醫學獎也從未缺席,但是所有最新醫學科技的進展,永遠都預告著明天或有一天人類有機會解決某一個疾病,從來沒有今天已經解決了那一個疾病的消息。幾十年來那麼多不能治的慢性病,一個也沒解決。

  這三個現象讓我們覺得現代醫學似乎原地打轉了幾十年,對慢性病一籌莫展,它的問題必定不是有沒有找到新藥這麼簡單,很可能是它的基本思考邏輯或在起步點的思考方向上出了問題。

電腦技術的啟示

人體的電壓是什麼?

  電腦技術是這個世紀多數人都能了解的,從系統結構來看,人和電腦有許多基本的架構是非常類似的。因此,我經常用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個人電腦例子來說明人體疾病的原因。

  現代個人電腦的電源供給器,都使用電子式的,打開操作手冊中的規格,可以看到電壓允許有上下百分之三十五的浮動。因此,一部額定電壓為 110 伏特的計算機,當外界電源的電壓下降到 70 伏特時,是允許額度中的下限,理論上個人電腦還可以正常運行 ( 當然品質太差的除外 )。但是當電壓下降到 60 伏特時,超過了下限,系統可能就會出現問題,假設磁碟機這個時候出了問題。工程師應該處理那個部份? 是電源還是磁碟機? 答案非常清楚。

  在電子工程師眼裡這是一個很簡單的笨問題,一個受過基本訓練的電子工程師,修理個人電腦的第一個步驟就是量量電源電壓,很快的就會發現是電壓的問題。等電壓調到正常範圍以後,再看看磁碟機是不是還有問題。多數情形磁碟機始終是好的,只要電壓正常了,問題也就解決了。

  如果相同的情形發生在人體上,就不再是一個笨問題了。磁碟機就像是人體的一個器官,在這個例子我們假設是腎臟,用前面電子工程師修個人電腦的邏輯來思考,問題就大了。第一個問題是“人體的電壓”是什麼? 沒有電壓可以量,就沒有證據說明是能量水平有問題,而各種證據又顯示磁碟機 ( 腎臟 ) 壞了,當然是修磁碟機了,也就是修理腎臟。於是用上了各種治療腎臟病的藥,甚至還把腎臟割了換個新的都無濟於事,很可能多數割掉的腎臟根本就是好的。( 這聽起來有點毛骨悚然,不過真實的醫學就是這麼做的 )

  由於至今醫學上沒有任何一個指標是用來測量人體能量水平的,從這個角度來說,現代醫學和電子學相比,還在尚未發現電壓的年代,沒有發現電壓當然電子學也就無從發展了。

  一切講究證據是西方醫學最重要的原則之一,在這個例子裡,由於人類至今還沒有能力提出證據來證明人體的能量不夠,現代醫學的原則是:不能用還沒有經過證實的觀念來診斷和治病。由於這個例子,有明顯的證據顯示腎臟的異常,在這種情形下,所有的醫生都會認為是腎臟的疾病。

  然而,醫生花主要的精力治療腎臟,很可能就像前一個例子中,電子工程師不調整電源電壓而修磁碟機一樣的缺乏專業常識。可是在今天以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為邏輯的醫學世界裡,這樣的思考邏輯,卻像真理一樣的被大家所奉行。尿毒症之所以成為不治之症也就理所當然了。

人體一定比電腦完美

  現代的個人電腦,具有自我診斷和部份自我修復的功能。上帝設計的人體必定有更好的功能,套一句佛家的話語:這個創造所賦予的寶貴肉身,原本就萬法具足,而配備著更精密的功能,例如自我治療甚至組織再生的功能。

  就像計算機的各種強大功能都對計算機的配備有一定的要求一樣,人體的各種機能對人體的能量也有一定的要求。當能量下降到一定的水平時,組織的調節再生能力就大打折扣;再下降到某一水平時,自我治療能力就失去功能;再下降則廢物的排除能力、免疫能力都會逐一失去功效。

  人類科技不斷的進步,生活習慣也不斷的改變。這些改變大多對人體造成直接或間接,或深或淺的影響。由於目前的醫學知識對於人體仍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還無法查覺這些影響。

  例如睡眠習慣的改變,很可能使我們佔用了身體造血或自我治療的調理時間。加上長期以來,我們用一知半解的醫術來對抗疾病,有許多治療的手段對身體產生了不良的影響,使得人體的吸收能力受到很大的阻礙。這些問題都會造成人體能量的下降,而使人體逐漸失去各種功能,造成各種各樣的疾病。

  就像現代個人電腦即插即用 ( Plug & Play ) 的簡單特性一樣,如果我們好好依照使用手冊使用個人電腦,電腦應該不太容易出故障。同樣的,人體具備了許多的功能,如果能好好依人體所設定配備的條件來使用人體,讓人體原先具備的各種能力都能發揮,就能確保人體隨時都擁有足夠的能量,許多疾病就不會發生。就算生病了,人體的自我修復功能,也會像個人電腦的磁碟機自動修復程式一樣,有能力自行修復大多數的損傷。

  我們相信人體必定比他自己設計出來的個人電腦更完美,保持健康應該就像使用個人電腦一樣簡單,只要依照操作說明書,不要隨便施以干擾,正確的使用就行了。我們多年來的努力,就是企圖完成這一本人體使用說明書 ( 操作手冊 ),幫助大家更早的學會如何正確的使用身體。

關於血液檢查的兩個質疑

紅血球數正常就不貧血嗎?

  每個人都有過驗血的經驗,通常是從人體抽取一定數量的鮮血,裝入一個小試管,將這些血液送到檢驗室進行各種化驗。最常做的就是計算血液中的紅血球、白血球和血小板的數量。如果紅血球太少,醫生就判定你貧血;白血球太多,就判定你大概在發炎,再多些就判定你是白血病。

  表面上看起來這很正規,這種檢查也沿襲多年,好像都沒有問題。可是,仔細想想問題可還不小。就拿貧血的判定來說,當紅血球的數量不夠時,醫生就判定你貧血,如果少到危害生命時,就會用輸血的方法來進行急救。所謂貧血就是說你的總血量太少,可是從幾西西血液的測量就能得出一個人的總血量不足,這種測量真的可靠嗎?

  這種測量方法,是在一定容積的血液中測量出其中各種成份的比例,用化學的名詞來說,就是各種成份在血液中的濃度。這是一種定性的測量,可是卻得出一個總量的結果,記得在初中學過的化學課程裡,這是非常不合邏輯的。這種測量方法,就好比在統計一個廣場中的人數時,找出其中的一百個人,計算出其中有六十個男人和四十個女人,從這個結果居然可以得出廣場中有一萬人的結論一樣荒謬。

  總血量是這些濃度和血液總體積的乘積,如果直接用濃度來代表總血量,那麼就是假設血液的總體積是一個固定不變的常數。也就是說這種測量的方法係建立在假設 “人體的血液總體積是固定不變” 的基礎上。可是從任何醫學文獻中並沒有可以證明 “人體的血液總體積是一個固定常數” 的證據。一向講究證據的西方醫學,有時候並不是那麼堅持自己的原則,在這件事上就忘了該講究的證據。相反的,人體的血管和所有的臟器的體積都是由很大變化彈性的物質所構成,從常識判斷,人體的血液總體積應該是一個經常變化的數字。

  血液中有很大一部份是血清,血清中最主要的成分是水,因此,當驗出紅血球數太低時,也可以解釋為血清太多。紅血球數太高時,很可能這個人的血清太少,也就是身體的水太少、人太乾了,這些檢驗數據並不能用來判斷他的血液總量是多了,還是少了。

  這種檢查在普通人身上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反正又不會危害生命。可是在急診室裡,這種檢查卻經常決定了患者的生和死。因為,這個指標是用來決定患者是不是需要輸血的重要數據。很可能許多患者只是因為身體的水份吸收能力太差,結果造成血清很少,即使血液總量很低,可是驗血時的紅血球數量仍很高,得不到應有的輸血急救,因而失去了生命。

  驗血是各種檢查中最基本的手段,如果這個部份有這麼大的謬誤,其他的檢查又怎麼靠得住呢?

血液中的廢物多了,是自體的臟器機能轉好還是轉壞呢?

  在我們的生活中,淨水是從自來水管中來的,廢水是從水溝裡走的,分得清清楚楚,人們對於進來的淨水都非常注意,用各種方法來改善其品質,對於廢水則任其流逝。

  人體的血液循環系統和我們的生活用水系統最大的差異就在於 “循環” 兩個字,所有的血液都周而復始的反復使用,也就是說人體排出的污染血液和進來的乾淨血液來源是混在一起的。人體動脈出來的血液是經過清理後的乾淨血液,靜脈則是用過的污染血液。用過的血液必需經過肝臟、腎臟的排毒和清洗,再經肺部將二氧化碳等廢氣排出,就成為乾淨的血液。

  當人體的血液出現了廢物增多的情形時,往往有兩種可能,一種是人體臟器機能減退,排毒能力不足,留下來的廢物就增加了;另一種可能是人體臟器的機能提高,使得臟器從身體內部清理出來的廢物也跟著增加,就像家裡大掃除時,垃圾量會大增一樣。

  這也有點像家中的水系統,當水管有水垢時,由於大部份水垢穩定的附著在管壁上,只有很少部份在水中流動,因此流出來的水仍然非常乾淨,但是當清理水管時,將管壁上的水垢打下來,這時水就非常混濁了。

  人體也有類似的情形,當人體長年勞碌時,體力不斷下降,臟器機能也不斷減退,這時有許多人體應排出去的廢物沒有能力排出,多數會在體內各處堆積,只有少部份在血液中流動,這時驗血的結果多數還算正常。當有機會休息時,人體血氣能力增加,臟器的機能跟著上升,這時會將這些堆積的廢物清理出來,經由血液進入肝或腎排出體外。在這個時候,這些廢物必定在血液中輸送,驗血時就會出現不正常的數據,也就是現代醫學所謂 “生病跡象” 的證據。

  因此,當體檢數據出現問題時,可以確定這個人的身體狀況是不好,但是卻不能認定他的身體是在往壞的方向或好的方向發展。也就是說,這種問題的出現,可能是壞事,也可能是好事,不能就以這些檢驗數據做為最終的判斷。

  現代醫學中慢性病的治療目標是追求將患者的所有檢驗指標都恢復到 “正常的範圍” 裡,這些治療手段對於臟器機能上升導致各項檢驗指標出現問題的患者而言,很可能就中斷了身體好轉的趨勢,阻止了臟器機能的上升,反而造成身體更直接、更具體的傷害。

從這兩個驗血的問題,可以得到一個簡單的結論:

  今日各種慢性病之所以無法根治,依據這些有問題的檢查方法得出的數據,所擬定的治療手段,是其最根本的原因之一。

  人體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生化機體,所謂“生化”的另一層意義,就是人體是一個有生命的化學工廠,會隨時因應內外在的各種因素自動調整其工作程序。因此,解讀測量出來的數據,不但必須了解人體機能狀態的好壞,更需要了解人體當時正在進行那些應變措施,人體處於不同的應變措施狀態時,其檢查的數據應當有不同範圍的參考值。

  早期人類科技能力不足時所訂定下來的檢查方法,有必要重新全盤檢討,否則現代醫學恐怕永遠無法走出目前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