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慢性病的調養

第九章、尿毒症

  尿毒症是一個可怕的疾病,得了這種疾病的人,由於不能正常的小便,因此,需要依賴俗稱的“洗腎”方法,將身體內原來需要從尿中濾出的廢物利用血液透析設備排出體外。剛開始時每周一次,沒多久升高為兩次,最終每周三次,然後就需要等機會換腎,許多人卻因為等不到換腎的機會,結果失去了寶貴生命。

  腎臟是一個過濾器,就像家裡的濾水器一樣,只不過所過濾的不是水而是血液而已。目前許多家庭中都有各式各樣的濾水器,當家中的濾水器不出水時,多數人的第一個反應是停水了,通常都會再開別的水龍頭確認是不是真正停水了,或者是那一個龍頭沒開對,很少人會立即反應是濾水器壞了。這主要是大家都知道,濾水器不過是讓水通過一些過濾材料,將髒東西濾除,沒有什麼容易壞的零件,也沒有任何活動的部件,是一個很不容易故障的設備。

  當我們為患者進行推拿保健工作時,通常發生病變的臟器其相應經絡在推拿時,患者都會特別痛。但是當我們為一些尿毒症患者進行相同的保健推拿時,卻發現多數患者在腎經的部位並沒有特別痛的感覺,從中醫的其他診斷方法進行診斷時,也看不出患者有腎臟疾病的跡象,反而是肺臟疾病的症狀正明顯些。經過一段時間的經驗累積以及病理分析,我們才發現原來尿毒症患者的病根本不在腎臟,而在血液總量的不足。西醫所說腎衰竭,實際上是一種結果,並不是原因,是指腎臟失去了功能。腎臟失去功能至少有兩種可能,一是沒有足夠的血液進入腎臟進行過濾,二是腎臟發生故障。

  雖然腎臟和濾水器一樣,只是一些不容易壞的過濾機構,但是當人體尿液顏色變淡或減少或腎臟的檢查出現異常時,醫生卻認定是腎臟出了問題,沒有人認為是沒有足夠的血液進入腎臟進行過濾。這是由於現有貧血的檢驗只用血液的濃度來代表血液總量的多少,並不能真正反應真正的事實,使醫生的判斷造成誤差,總認為血液總量是正常的,不會有“沒有足夠的血液進入腎臟進行過濾”的可能性。

  就因為這樣的病理邏輯,使得今天醫療的目標並不著重在解決血液總量的問題,而在解決各種檢驗指標的維持,也就是認為問題的原因不明,因此只能從解決結果下手,也就是把治療的重點放在控制這個疾病惡化的速度,而不在追求根除疾病,使患者回到正常的狀態。

  找出尿毒症的病根,調養的重點就不在改善腎臟的功能,也不在控制喝水量,而在改變不斷下降的血氣能量為不斷上升的趨勢,使身體的總血量不斷增加。隨著血液總量的逐步增加,進入腎臟的血液也會逐漸增多,尿液也就逐步恢復,腎臟的功能也慢慢的恢復。

  腎臟病的檢查是另外的一個問題,就像在本書開場白中對驗血的質疑,目前對於腎功能的檢測,就是透過驗血,也就是血液中的肌酸酐指數,驗血時主要是驗靜脈的血液,當腎功能不好時,指數當然不好,但是當身體血氣能量上升時,也會將身體各處堆積的垃圾清理出來,排出體外,這時也會出現較高的肌酸酐指數。

  因此,依照我們的方法保健時,病人的指數經常呈現不規則的變化,忽高忽低,但是身體其他的症狀則出現明顯的改善。例如皮膚逐漸從黑回復到白、體力明顯的改善、腳部不再出現水腫…等。用較長的時間觀察,則可以發現肌酸酐指數還是逐漸緩慢的下降,整個調養的過程以這種方法,估計需要數年時間。

尿毒症患者的養生保健方法:

  由於這個疾病比較嚴重,因此,保健方法需要分段進行。第一階段是養血氣為主,做法很簡單,還是養血氣一式三招中的前兩招,也就是敲膽經和早睡早起(詳見第二篇)。

  但是,這個疾病的患者最難的就是早睡,特別是每當進行洗腎的當天如果排水量較多時,很容易使身體形成肺熱的現象,因此應和醫生協調適當的減少排水量。洗腎病人多數呈現皮膚乾黑的症狀,這並不是腎臟疾病的症狀,而是肺虛的症狀,就是由於洗腎時經常抽了過量的水,使得肺的負荷加重,長期處於肺熱的狀況,久而久之皮膚就黑而乾了。

  為了能夠早點睡,應該儘量避免在夜間進行洗腎,最好是在上午進行。如果在安排上很困難,則必需利用不洗腎的日子,儘量早睡,可能的話七、八點就睡,彌補洗腎日子裡損失的睡眠。

  這個保健方法和尿毒症患者的洗腎治療不相衝突,也不需要停掉醫生所開的藥物。唯一要注意的是這些治療方法如果使患者不容易入睡,則必需和醫生商量適當調整。上半夜的睡眠是這個疾病患者最重要的養生功課,也是日後痊癒與否的關鍵,因此任何使患者不能入睡的治療方法都必需適當調整,這幾乎是治療所有慢性疾病和嚴重疾病的共同原則。

  在患者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之後,身體的血氣能量會迅速上升,接著會開始清理過去身體無力處理的宿疾,也就是會開始出現生病的症狀。由於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曾經留下的宿疾也不相同,因此,出現的症狀也會完全不同,各種可能的症狀都會出現。

  最常見的症狀是不明原因的高燒,其實多數的患者已經有很多年都沒有出現發燒的現象了,這並不代表患者是健康的,而是因為患者完全沒有能力對抗疾病,也就沒有能力發燒。因此,這時的發燒,應代表患者血氣能量已經上升到不錯的水平,才有能力對抗疾病,因此對患者而言,發燒是一個好現象。

  如果人體長期處於血氣下降趨勢,血氣下降到人體對臟器完全失控時,也會出現發燒的症狀,這就不是好事了。因此,前段所說的“發燒是一個好現象”,僅限於經過調養,血氣能量處於上升趨勢的病人。這就是疾病診斷時最關鍵的因素,要先了解病人是處於上升或下降的血氣能量趨勢。經常在兩種不同的血氣能量趨勢中,會出現相同的症狀,其代表的意義卻完全相反。

  尿毒症的病人調養一段時間後,會出現較複雜的症狀,在這裡就不詳細說明,建議患者這時應和合適的中醫師聯絡,由具有能力的中醫師協助進行適當的治療。

  在出現任何疾病的症狀,又沒有找到合適醫生之前,自己最適當的保健方法,則是進行第一篇養血氣一式三招中的第三招,按摩心包經。或者依照本篇第二章感冒的保健中所述,依不同季節進行不同經絡的保健。即春天加強肝經保健,夏天則加強心經,秋天加強肺經,冬天加強腎經等。

  保健過程中,患者可以從身體的體力改善,體重增加(血液總量增加的結果),膚色變白等各種現象,體會身體正在逐漸康復的過程實況。而對於尿毒症患者最重要的肌酸酣指數,在短期內會出現時高時低的不穩定波動,但以月為期的觀察,則將出現明顯的下降趨勢。

  其間當小便逐漸增加時,應和醫生商量,逐漸減少洗腎時抽水的份量,甚至減少每週洗腎的次數,最終達到免洗的目的。根據我們的經驗,如果保健得法,可以打破不治之症的傳統認知,有機會在兩、三年中痊癒。而且透過整個調養的過程,患者將了解當初患病的真正原因,將原來不正常的生活作息調整為規律且自然的生活習慣。終其一生,不但舊疾不會復發,甚至和所有慢性疾病及臟器疾病絕緣,隨著年齡的增長愈保養愈健康。

詳細說明:

  過去的幾年中,我們曾經協助幾個洗腎的患者進行調養,多數都能有很好的成果,由於外在條件的限制,雖然還沒有讓他們完全痊癒,但是幾年下來,病情都沒有惡化,並且有逐漸好轉的跡象。2000 年開始,我們和上海一家著名的醫院合作,開始對醫生宣告得了尿毒症,但還沒有開始洗腎的患者,進行中醫調養治療,結果非常理想。接受調養治療的兩個患者,在調養治療了兩週後,就明顯出現好轉跡象,肌酸酣指數持續下降,目前已經脫離了洗腎的危險,相信在兩三年之內,他們有機會痊癒。

  這個保健方法的要點,主要是針對疾病形成的原因,做了正確的診斷,為了不影響患者接受西醫的用藥,起步時,我們完全以中醫推拿和調養的方法,在患者病情有了明顯的好轉,對我們完全具備了信心之後,才在我們的建議下逐漸停止西醫的用藥。

  尿毒症患者最主要的症狀是尿液清淡或稀少,或者完全沒有,尿中毒素無法透過尿液排出體外。目前醫生對這個疾病的認定,都認為是腎臟的病變或者腎臟萎縮。

  從中醫的理論來看尿液清淡或稀少,應該從人體的水系統進行分析。人體的水系統,從中醫五行理論中,肺屬金,金生水;肺是生水的器官,是人體內的水源系統,也就是說是由肺臟將新鮮的水佈到各個器官。這就像我們生活中的自來水廠,提供整個社會各個家庭、公司、機構清潔的水一樣。

  在中醫理論中,脾主運化,運就是運水 ( 人體的水份都是藉助血液的循環進行輸送,血液是人體運水的載體 )。脾臟將器官用過的廢水,運到腎臟 ( 這就像我們生活中的污水排送系統,將所有污水送到城市的污水處理中心 ),再由腎臟將癈水排出體外。就像城市的污水處理中心,腎臟是一個過濾器,把各個臟器送來的含有污水的血液進行過濾,把髒水濾出來,送到膀胱,再由膀胱排出體外。

  在整個循環過程中,血液扮演載體的功能,不管乾淨或用過的水,要輸送時都需先將水混入血液中,再由血液將這些水送到應該到的地方。在這樣的整個系統中,當最終的腎臟沒有尿液排出時,實際上有四種可能性:

  第一種情形是人體整體的血量不夠時,由於肺臟佈水、脾臟運水、腎臟排水這三件事中,水的載體都是血液。因此,當血量不夠時,首先必需維持血管中的血液供應,以維持生命的正常運行。血液進入各個臟器的量都會減少。這就會使三個臟器的功能都大為衰減,整個人體處理水的能力當然也就大為降低,各個部位血液流量自然就減少了。而整個人體用水的量也跟著下降,尿液當然也減少了。因此,人體總血量不足,是我們所見的患者中最大多數的共同問題。

  另外三種情形則是前述和水處理有關的三個臟器(肺、脾、腎),其個別臟器的功能出問題,也會使尿液減少。

  肺臟出了問題,沒有將新鮮乾淨的水佈到各個器官。也就是整個人體的供水減少了,這種人一喝水沒多久就小便,而且小便都是無色無味的,也就是這些水根本沒有進臟器,直接就排出體外了。時間長了,人體就會減少喝水的量,尿液也就跟著減少了。

  脾臟沒有將廢水運到腎臟。這種人全身各個部位都有點水腫的現像,就是廢水堆積在全身各個部位,脾臟沒有能力將之運出去。

  最後一個可能的原因才是腎臟的過濾功能出問題,排不出水,這種人的中段特別胖,也就是水都運到了身體的中段,就是排不出去。

  從這樣的分析看來,尿液變淡或減少,確實是腎臟的功能有問題,但可能是根本沒有血液進入腎臟,也可能是腎臟壞了,這是必需進一步理清楚,才能正確的開立治療的方案。

  無論上述四種情形的任何一種,血氣不夠,也就是人體的總血量不夠,是基本的原因。因此,正確的保健方法,都是設法增加患者的血氣能量也就是血液總量。

  目前多數的治療方法,是以血液透析的方法,將血液中的水份抽出,以人工方法代替腎臟的排水。其實這並不是治療,只是認定了腎臟壞了,修不好乾脆完全放棄,用機器來代替。而人工的機器實際上只具備人體腎臟的一小部份功能,並不能真正的代替腎臟,患者才會愈洗愈衰弱。

  這個方法,使得患者血液中的水份大量流失,人體會自動調整肺臟的供水能量,加大肺臟的負荷。這會造成患者在洗完腎的當天有肺熱的現象,造成患者不容易入睡。久而久之,肺臟由於過於疲累,造成很大的損傷,甚至崩潰。這就是為什麼洗腎的患者,長期下來,皮膚會愈來愈黑而且乾的原因。從中醫的觀點來看:肺主皮膚,皮膚乾、黑、粗而且沒有光澤,是肺受到很大傷害的主要症狀。

  目前,在我們的方法下獲得明顯改善的患者,以醫生剛判定患了尿毒症,但是還沒有開始進行血液透析的患者為主,幾乎所有的案例在經過我們的調理和保健之後,都有很明顯的效果,且所有案例最終都不需要進行血液透析。

  根據我們的經驗,尿毒症的患者,由於各個臟器失去平衡,營養不易吸收,也不容易入睡。而且,患者的各個臟器的功能都很低,服用藥物都會或多或少的增加各個臟器的負擔。因此,治療的方法主要是指導患者回復正常規律的生活,再透過推拿各個經絡,使各個臟器恢復平衡,讓患者更容易入睡,增加患者營養的吸收。一、兩個月下來,患者的身體狀況明顯改善,半年到一年之內可以脫離必需進行血液透析治療的威脅,一兩年之內,就完全擺脫尿毒症的陰影。

  在患者身體改善的過程中,目前檢驗尿毒症的“肌酸酣指數”並不能完全顯示病情的變化。這個指數在患者調養過程中會不斷的上下波動。例如我們一個患者開始時,全身很難動彈,肌酸酣指數高達 565 單位,經調理兩周之後,就能下床行走,觀察患者的外表和的體力狀況,患者明顯改善許多,但是指數卻有時好、時壞的變化,並沒有明顯的改善。時間長了以後,才慢慢的顯示出下降的趨勢。

  經過我們的分析,認為這個指數之所以會上下波動,主要有多種原因,其中的一部份原因是人體的排尿能力不佳留下來的尿毒,另外一部份是人體血氣提升之後,從身體各個部位排泄廢物的能力提升,這些廢物仍必需先進入血液中,因此又使得指數升高了。因此起步的高指數和調養後的高指數雖然數值相同,但是內涵並不一樣。

  整個保健過程中,可以完全不使用任何藥物,利用中醫養生的方法,在不增加身體負荷的前提下,調整人體的血氣能量,使人體的血氣能量恢復到可以起動先天具有自我治療能力的水準,再利用人體的自我治療能力將疾病治好。

  至於患者服用其他的藥物,除非其服用的藥物會使患者於夜間過於亢奮,無法入睡,否則不要求其停止服用。這樣可以完全確定不會引起不必要的危險或副作用,讓患者更安全,也更安心。

  在我們的經驗中發現,多數患者發病的原因主要還是來自於不正常的生活習慣和不正確的疾病觀念。因此,主要的方法還在回復正常的生活習慣。在整個調理保健的過程中,我們都讓患者清楚的瞭解這些原因,經此教訓,患者將不再會重蹈覆轍。因此,自然養成一個正常的生活習慣,身上其他的疾病也會逐一治癒,從此走上健康的人生道路。更可以用親身的教訓影響周圍親朋好友,使大家都能比以往更健康。整個過程,可以說是一堂精彩的養生大課,可以使患者及其親友終生受用。

  我們相信同樣的方法對已經開始進行血液透析的患者,也會有很好的效果,這是我們下一步要做的臨床實驗。只是這樣的保健方法必需和負責患者血液透析的醫生合作,配合中醫的調理和保健過程,隨時調整、減少透析時抽取的水份。

  我們曾經嚐試協助幾個已經開始進行血液透析的患者,成功的將他們原來每周三次的治療減少到一次,同時也使患者的皮膚長期保持健康的血色,不致於像其他患者一樣變得又黑又乾,最重要的是患者從原來完全沒有尿液逐步發展到有了尿液,而且不斷的增加。由於其主治醫生和患者不敢冒險將剩下的一次治療也免去,因此終止了進一步的調養。

  尿毒症不應該是一個完全無法醫治的疾病,更不應該是患者聞之色變的可怕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