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現代醫學真的昌明嗎?

  十八世紀,西方發現了細菌,隨後發明了抗生素,一舉控制了瘟疫。從此奠定了西醫權威的地位,同時也將西醫的 發展走向以微觀證據為主的方向,所有醫學的技術都朝向微小世界去尋找答案。為了在這個微小世界裡找答案,因此發展出愈來愈精密的各種設備,這些設備的愈來愈進步,使人們也覺得醫學愈來愈進步了。

  經過了近兩百多年的發展,到了二十世紀末,在解剖學上,對於人體的各個部份,似乎都已經查清楚了,可是許多疾病的原因卻仍然是個迷。也有許多的疾病雖然推斷出了疾病的原因,可是依據這些原因所發展出來的醫療方法,並不能真正的把疾病去除。多數的慢性病,只能用藥物控制,患者必需終身服藥,而醫生也很明白的告訴患者,這些藥只能減緩疾病的惡化,並不能真正斷除疾病的根。實際上除了細菌性的疾病和外科手術以外,西醫能夠完全治癒的疾病並不多。多數嚴重的疾病只能控制而不能治癒。

  這不禁使我懷疑倒底是醫學真正的昌明進步了,還是只有那些用來製造醫療儀器的電子科學進步了,現代醫學不過穿了件先進的電子外衣而已。

  由於整體西醫理論建立在解剖學的基礎上,因此至今只有個別器官的學說,沒有整個人體運行的完整理論模型。例如高血壓就認為問題出在心血管,所有治療完全著重在如何降壓。糖尿病就認為問題出在分泌胰島素的胰臟,就利用藥物來平衡胰島素的分泌。這些方法都建立在 “人體會造成這些症狀,必定是一種控制上的失誤” 的假設。這是一種完全忽視人體系統智慧能力的邏輯。

  其實從工程上來分析,如果人體自身具有一個智慧型的自動控制系統,這個系統很有可能在發現人體有問題時,能自動調整各種系統的參數,來克服這些問題所造成的影響。

  例如由於人體血液濃度改變,血管硬化等原因,使人體以原有的血壓,無法將血液送到必需送到的地方時,人體會主動調高血壓,來達到目的。也就是說,高血壓的現象有可能只是人體的應變措施所造成的結果,它本身並不是一種疾病,而目前的治療方法主要著重在調整血壓,這只能防止血管因壓力太大而破裂,並不能消除造成血壓上升的真正原因,因此當然不能將之治好。

  如果這個假設成立,找出人體採取應變措施的原因,消除這些原因,才是治病的根本之道。

  1995 年美國曾經出版一本書名為還我健康(Reclaim to our health),揭開美國醫學界的許多黑幕。其中對美國醫師協會利用各種手段排斥西醫以外醫療方法的研究和發展,以及美國醫學界和利益團體之間的許多見不得人的事都有很深入的描述。我曾從事投資工作多年,瞭解西方國家的許多醫學研究經費都是由藥廠投資的。這一點使我懷疑他們的研究是真的想把人們的疾病去除,還是只想控制疾病。目前西醫的治療方式是要求患者每天每餐都要吃藥,許多疾病都必需終身服藥,這是最符合藥廠利益的。

  在這本書中也提到很多這一類醫學界輕人命而重利益的實例。最讓人驚心的是癌症治療的兩種方法—放射性治療(放療)和化學性治療(化療)。書中提到放療最早被用來治療癌症的動機,完全是美國政府為了降低輿論反對其進行核能軍事用途的研究而硬找出來的和平用途。而後透過政府和利益團體的力量,使這項治療方法讓保險公司列為合法的癌症治療手段,保險公司願意支付費用。從此這項方法雖然沒有實際的證據證明真的能夠治療癌症,但是仍然是目前最主要的醫療手段。

  化療則是另一個類似的例子,開始時它所使用的藥劑,是二次大戰時的化學武器藥劑。同樣的也是在沒有證據證明它有效的前提下,只要保險公司願意支付,醫院就會推薦患者使用。因為所有的醫生都知道這兩個療法都不能治癒疾病,因此他們從不說明到底有多少治癒率,而是強調它一年或五年的存活率有多少。

  書中還提到美國對這些放療和化療醫生所做的問卷調查,問他們“如果他們自己或自己的家人得了癌症,願不願意接受他們經常替患者所做的放療或化療治療?調查的結果出乎意料,居然絕大多數的醫生都不願意,理由是他們自己沒有見過真正被治好的患者,但是這些治療所帶給患者的痛苦實在是太可怕了。

  中國大陸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以後,認為西方的東西什麼都好,沒有認真研究,也不知道外國醫學界的黑幕,就大量引進放療和化療的設備和治療方法。最糟糕的是少數不肖醫生由於工資低,素質很差,工作非常草率。許多患者在經過簡單的檢查就認定為癌症,有的甚至切片檢查結果還沒有出來就認定了,立刻進行化療,相信有許多人命被糊婼k塗的扼殺了。

  最可怕的是這種誤診的結果患者不是被活活嚇死,就是被這些治療手段治死,這時醫生會說:“你看我的診斷沒錯吧,要不患者怎麼會死”。只要患者死了,就證明醫生的診斷是對的,這是非常可怕的矛盾邏輯(Interest conflict),只要患者被確診為癌症,就給予醫生合法殺人的執照。

  每一個人環顧自己周圍的親人,總會發現在有限的親友中,就有許多現代醫學無法治癒的疾病。例如失眠、痛風、坐骨神經痛、肌無力、關節炎、過敏性疾病、各種心臟病、高血壓、骨刺 ( 骨質增生 )、肝炎帶原、哮喘、硬皮症、尿毒癥、糖尿病、各種癌症….等,都是非常普遍的現代人疾病。再從另外的角度來看,幾乎人體從頭到腳每一個器官都有現代醫學束手無策的疾病。這兩點使我對現代醫學昌明的說法有很大的懷疑,當然對西醫的治療,只著重控制,而沒有能力治癒疾病的本質,更有深切的體認。

  我再用計算機的另一種情況,來解釋目前醫學上的一些現象。假設人體像一部電腦,將一部 20 世紀設計的電腦,交給一個 19 世紀的最優秀的科學家維修,由於缺乏整體設計理論的基礎,科學家只能利用解剖的方法,一邊拆解,一邊研究,換換這個零件,再換換那個零件,試試看。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樣要能修好電腦是完全需要很好的運氣。

  同樣的現代醫學缺乏人體的完整理論,就像 19 世紀的科學家不瞭解 20 世紀的電腦理論一樣,只能以解剖屍體的方法,一邊拆解,一邊研究,換換這個器官,換換那個器官,試試看。這樣要能治癒疾病,也就只好完全靠運氣了。

  最要命的是有些權威的醫生,自以為完全瞭解人體,當疾病發生時,就擔負起和疾病對抗的作戰指揮官,完全採取攻擊的手段,就以人體為戰場,在戰場上和疾病展開激烈的戰事。由於對人體知識的一知半解,這些醫生的攻擊手段,經常也會對人體產生巨大的傷害。有時候甚至分不清敵我,有些攻擊手段的攻擊目標還是人體真正的作戰部隊。常常疾病消失了,人體也崩潰了。

  現代醫學,在基本邏輯上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低估人體系統的智慧能力,高估人類的知識能力。

  舉凡科學研究都必需從原始的哲學理論開始,先假設模型,再不斷的利用實際的現象來驗證其正確性,並反復的修正模型,直到這個模型能夠解釋所有的現象,才能從哲學領域進入科學領域。

  由於現代醫學至今連一個獨立系統最基本的能源供應系統的概念都沒有,根本談不上有什麼系統模型和理論。但是由於眾多電子設備所建立權威的先進形象,幾乎沒有人懷疑他們的理論缺陷,也接受疾病只能控制不能痊癒的現實結果。更因為如此,使得近百年來並沒有人投入建立基本模型的工作,大多數的研究資源都花在解決各種疾病症狀一類,以微觀方向為主的枝微末節工作上。

  西方科技早年的發展動機,一直想發展出可以點石成金的點金術。因此,早年化學是西方最發達的科學。現代醫學真正的發展是在一、兩百年之前,也就是在西方化學最發達的年代,因此,整個醫學都是用化學為基礎發展出來的,我們可以說現代醫學是用化學來治病的。

  古時候的中國人注重的是玄學,這是一種非常宏觀的系統學,中國人所看到的是一個完整的系統,所以稱人體是一個小宇宙,其實就是指人體是一個各項功能俱全的完整獨立的系統。面對這樣的系統,在當時科技手段欠缺的環境,無法用數據或類似現代科學的方法來描述,只能用陰、陽、虛、實等對比性的文字來說明他們的概念,後人看不懂這些文字的內涵,就說中醫是玄學。中醫是在這樣的文化下發展出來的醫學,可以說中國人是用系統學來治病。

“中醫現代化”還是“中醫西醫化”?

  中醫和西醫相反,從開始的理論就是用宏觀的方式討論人體的整體模型,從而發展出整套的醫療方法。但是其系統過於龐大,用西醫微觀的觀點,很難立即提供直觀的證據,因此一直被認為不科學。加上中國數百年來的弱國形象,使得中醫的地位在世界上一直無法建立。

  近百年來,中國不斷的在各個方面進行現代化,中醫也不例外。由於現代化的主事者在開始時就先入為主的認為西醫較中醫為優。早期在二次大戰期間的汪精衛偽政府,甚至還有廢除中醫的計劃。因此中醫現代化的工作,立足點採取完全否定中醫,大膽引進西醫的方法,用西醫的分科,及西醫的診斷方法來重新界定中醫。

  這種做法,與其說是“中醫現代化”,不如稱之為“中醫西醫化”來得貼切。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硬套的結果,使得中醫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優點。“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長期以來中醫認定庸醫的標準。但是中醫現代化引進了西醫的觀點以後,西醫和現代化以後的中醫大多數用的是這個方法。

  真正的中醫面對疾病的態度和西醫完全不同,首先必需很清楚的瞭解敵人是疾病,而人體的作戰指揮部是人體內的自我治療系統,不是外在的醫生。外在醫生的任務,首先是瞭解敵情和戰況、人體自我治療系統的工作方向及作戰時可能的外在反應。其次是瞭解人體自我治療系統能力薄弱的環節,在適當的時候給予必要的支援,扮演好後勤補給的角色。

  同時適時的給予患者病情的解釋,使患者瞭解自己身體的工作狀況,配合人體自我治療系統工作的需要,調整心理狀況和生活作息,提供自我治療系統最大的能量補給,做好安定患者情緒的工作。也就是外在的醫生,實際上是人體內部醫生的助手。

  傳統中醫的醫療手段,在古書中的記載是分為砭、針、灸、藥四種方法。

  “砭”指刮痧和按摩等物理治療方法,是四種方法之首,是各種方法中最重要的方法。除了“砭”的治療效果可能特別好以外,由於它完全不需要特別的材料和工具,只要一雙手或簡單的刮痧板就行了。只要懂得醫理,隨時隨地都能為人治病,是最方便的醫療方法,可能因此被古人將之列為各種治病方法之首。

  藥為四種方法之末,主要可能是這種方法需要各種不同的藥材,不是隨時隨地都能具備的,因此最早被列為治療方法中的下策。

  一個好的中醫應該精通四種方法,視實際需要及資源狀況,選擇最好的方法為人治病。但是由於“砭”的治療方法,醫生最耗體力,也最耗時間,最不容易賺錢。而開方取藥,不但能用最少時間、最少體力為人看病,同時在藥材上也比較容易抬高價格,可以使醫生獲得最大的經濟利益。

  多年演變下來,最終“以藥為主”的治療方法成為中醫的主流,而各種“砭”的手段卻淪為民俗療法,中醫的功效也大打折扣。和西醫的發展一樣,經濟利益的誘導使得中醫也走偏了方向。

  現代中醫教學或醫院把中醫依不同的醫療手段予以分科,如針灸科和推拿科等,使得現代的中醫師不再具備這四種最基本的技術。

  另外還將中醫分成了內、外科,中醫的理論中,外表的症狀不過是五臟六腑疾病的表像而已,我無法理解如何能夠將之分為內、外兩個不同的科?這就是中醫引進西醫概念的最不好例證之一。

  在實際的經驗堙A多數疾病用砭、針、灸、藥,這四種治療方法都有效,但是各種方法對不同疾病的效用有很大區別。例如最常見的心包經阻塞,推拿、按摩最快收效,但是卻很難找到藥物可以有效治療。

  許多因心包經阻塞引起的疾病,都因為“砭”的式微而成為今日的疑難雜症。例如多數的肌無力就是心包經阻塞造成疾病發生的主要原因,而成為今日中西醫束手無策的疑難雜症。

  嚴格說來中醫現代化,並沒有真正開始。例如中醫最講究血氣,可是至今沒有任何儀器可以度量血氣的多寡。其他虛症、實症更不用說了。另外中醫的望診也是非常重要的診斷手段,依古書的記載,人體的疾病都會在外表留下明顯的痕跡,但是古時候醫書都是刻在竹簡上的,對望診的記錄只用很簡單的幾個字說明。

  例如小腸的毛病,古書奡N記載“小腸疾頰豐”五個字,到底是臉頰的那一個部位?如何豐?後人就很難從書媮A解。近代攝影乃至電腦影像處理、技術進步非常快,但是中醫現代化的工作堙A卻很少聽說有這方面的研究,多數的研究都集中在最容易賺錢的製藥技術上。我們認為以基本中醫理論為依據的中醫現代化的醫療技術或醫療儀器的研究,將是新世紀醫學發展能夠有最大突破的可能方向之一,也將是中國人有機會攻下全球市場的另一個機會。

  在中國大陸,我接觸過許多中西結合的醫生,他們多數滿腦子西醫的概念,只是開藥時中、西藥都開。最常見的作法是 “西醫的診斷,中醫的處方”。

  這是最大的弊病,首先對於臟器的定義,中西醫就有很大的不同。其次中醫的診斷還必需經過各種邏輯的推演,如四診八綱的辯證,才能找出生病的器官。

  用西醫頭痛醫頭的邏輯診斷,開中醫的藥,是完全行不通的。例如胃潰瘍和十二指腸潰瘍,在西醫認定為胃或十二指腸的疾病,但中醫卻認為是肝和情緒的疾病。如果依照西醫的診斷,開出治療胃或十二指腸的中藥,其結果當然不會理想了。

  其實中醫最重要的應該是診斷,透過望、聞、問、切的手段,對患者進行包括整個身體和從幼年到成年的生活習慣、心理狀況以及近期的特殊事件等做全面性的瞭解,再依醫生的經驗進行整體的判斷 ( 可惜的是今天能做這種診斷的中醫師已經極為稀少了 )。

  只要診斷的方向正確,治療就變成很簡單的事了,可以有許多不同的治療手段,都能對疾病產生改善甚至痊癒的效果。

總結

  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花了許多年,不知改了多少個版本,把兩個幫我校對的好朋友弄得人仰馬翻,總算完成了這本書。在寫作之前,寫作之中,我一直在猶豫是不是適合寫這麼一本書,使用手冊本應是設計製造者該寫的,人類已經在這個星球上生存了近百萬年,大概這是第一本使用手冊,我是不是越俎代庖,太自大了?

  長期以來,也一直擔心這本書是不是會給自己帶來許多的麻煩。事實上這本書是一直在忐忑不安的心理壓力下完成的。寫完之後,鬆了一口氣,無論這本書會帶給自己多少麻煩,就讓它來吧。

  在寫這本書的這些年中,不斷有新的進展,愈來愈多人了解我們的工作,也給我們很多的鼓勵。到了接近完稿之前,我們又克服了幾種嚴重的疾病,我們提供的只是一種養生保健的方法,教導人們如何正確的使用身體,沒有使用任何藥物和器材,這種方法稱不上是醫學,卻創造了比醫學更大的效用。

  現代的醫學幾乎對所有慢性病都束手無策,顯然醫學這門科學存在著很大的缺陷。這是一門會影響每一個人生和死的學問,有時候小小的一個錯誤都會讓某些人失去生命,沒有機會補救。因此,這個行業有很嚴格的法律,限制著各種行為。這些法律原來的用意是為了保護病患的權益,也保護了醫生權益。法律規定醫生只要用被認可的醫療方法為患者治病,如果因此導致患者發生生命上的任何損失,他們沒有責任。由於事關人命,任何這方面的法律責任都是非常嚴重的。

  這樣的法律也嚴格的限制了醫生思考的權力,更不准有創新的權力,只有在教學醫院工作的醫生有資格開發新的治療方法。即便是這些教學醫院的醫生,也必需冒著很大的風險,經過很長時間的動物實驗,才能在病人身上進行實驗。

  多數的醫生都只能用學校所學,或醫學界公認的方法來治病。雖然全世界有這麼多的醫生,但是只有極少數的醫生有資格開創新的醫療方法。在這樣的環境裡,就算華陀再世也很難再成為一個神醫。

  雖然在這本書中對整個現代醫學有很直接的批評,但是當我們親身經歷在加護病房中與患者共同和死神博鬥,體會了那種驚心動魄的歷程之後,對於許多獻身醫療事業,每天都必需面對這麼惡劣環境的醫護人員有無限的敬意,今天醫學的問題並不是他們的錯,而是各種大家無法掌握的因素長期造成的。

我們所有的科學家夥伴們都沒有醫生資格,我們不能開業行醫,只能建議一些具有醫師資格的朋友參考我們的方法,或者提供朋友觀念上的指導,更多的是一些醫院已經放棄的病人,以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找我們幫忙。

  多數時候,我們是在自己的身上進行各種試驗,我們每個人都很珍惜每一次生病的機會,因為這是最好的實驗機會。所幸我們的方法是最自然而且安全的,因此,並沒有冒任何風險。每次生病,都有機會仔細觀察自己體內倒底發生了什麼事,仔細思考身體在做什麼。這本書有許多章節,都是我在生病時所寫下來的。

  有一次,由於我們想觀察心包積液流動的狀態,需要一名自願者,在心臟和心包膜之間注入顯影劑,然後在 MRI(磁共振設備)下觀察,在心臟上注射是有一點點危險的,因此,我自願擔任“白老鼠”。後來因為其他原因,實驗沒有做成,這是唯一一次具有少許危險的實驗。費倫教授則在多數的經絡研究中充當白老鼠,多數實驗中的照片都是他自己擔任主角的。

  也因為“我們不是醫生”的限制,讓我們有機會發展出這一套完全不需要醫生資格就能做的保健手段和全新的健康觀念。卻意外的發現,原來正確的觀念比昂貴的藥物和危險的手術更能幫助患者消除疾病。

  由於我們都沒有受過正統醫學的教育,在思考疾病的成因時,完全沒有任何框架,每個人用他原來學過的科學知識來建構自己的疾病模型,再經過一群不同技術背景的朋友共同討論,就發展出這一套理論和觀念。我們不敢說這就是真理,但是,許多朋友讀過我們整理的文章後,都認為很有道理,也很合邏輯。其中很多人身體力行的奉行我們的一式三招及健康觀念,健康真的就這麼得到了。

  我們希望這本書能夠帶給更多的朋友和家庭健康快樂的人生,也給醫學界帶來一點改變,讓更多的人敢開始思考醫學的基本問題,建構更接近真理的醫學模型。有朝一日能夠將現在困擾全世界的這些慢性病全數消除。

  在掌握了健康的方法之後,真正享受到那種完全不用擔心疾病的自信,這種感覺真好,但願您也能和我們一樣擁有這份自信。

  我們找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醫生朋友,在上海市經絡科學研究中心的支持下,2002 年七月,在上海最熱鬧的淮海中路開設了原安針灸推拿診所,利用我們這套理論,提供需要的朋友及時協助,我們也在籌集資金建立一個大型的慢性病調養中心,這個調養中心將是一個休息和學習正確生活習慣的場所。

  我們理想中的醫院應該更像一個休閒旅館,沒有藥味,沒有白大掛的醫護人員,不再有白牆和白天花板構成冷冰冰的白色空間,有的是活潑的空間,和指導正確生活方式的健康顧問及義工;沒有手術房,取而代之的是多媒體教室和休閒設施,每天有輕鬆的旅遊節目和休閒活動。醫生的處方除了經絡的物理調理之外,還有“觀念處方”,提供患者適當的生活建議,並幫助患者改正生活習慣。

  每一個人學會了正確使用自己身體的方法之後,未來的醫療費用應該極為低廉,希望有一天慢性病醫療服務不再是一種商業行為,而是社會最基本的公共設施,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和權力享用,這是我們整個工作團隊的最終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