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e代誌:像奇萊山一樣的雄壯∼霧社事件一 ◎黃崇松

 一九三○ 年十月二十七日清晨,居住在霧社地區,屬於台灣原住民泰雅族的馬赫坡社、荷歌社、波亞倫社、斯庫社、羅多夫社、塔羅灣社等六個部落,由馬赫坡社頭目莫那.魯道率領,起義抵抗日本殖民政府,寫下台灣原住民歷史中最壯烈的一頁,也就是後人所稱的「霧社事件」。不過「霧社事件」的結局,卻極其悲慘,六個部落原本共計有一千兩百三十六名族人,在「霧社事件」及「二次霧社事件」後,僅有兩百九十三名倖存。

 這樣悲慘的結局,應該早在起義泰雅族人的意料之中,對方是武器先進、訓練精良的日本正規軍隊,泰雅族人根本沒有勝算;特別是起義的領導人莫那•魯道曾經在殖民當局的安排下到過日本參觀,瞭解當時的日本已是相當進步的國家,以他們的人數和武器要對抗日本,根本就是以卵擊石。但由於長期以來日本人的欺凌壓迫,他們已經忍無可忍,只好起身抵抗,就像莫那•魯道從日本回來之後說的:「日本人像濁水溪的石頭一樣多,也像霧社森林的樹葉一樣繁盛,但泰雅族人抗日的意志就像奇萊山一樣的雄壯。」

 霧社地區泰雅族人對日本人的仇恨由來已久,早在日本佔領台灣的初期,居住在霧社地區的泰雅族原住民,就經常與日本殖民當局發生衝突:1897 年,總督府陸軍部派遣深堀大尉一行 14 人組成探險隊,從埔里進入山區勘查,卻在霧社地區全數被殺,導致日本殖民當局對霧社地區,實施五年的「生計大封鎖」,禁止食鹽及鐵器、布匹、槍彈等生活必需品進入霧社地區。同時在 1901年開始對霧社地區進行討伐,1902 年日本部隊與泰雅族人在「人止關」發生慘烈的戰鬥,雙方死傷慘重,日本人這才發覺泰雅族人驍勇善戰,難以對付,必須另想辦法。

 於是在 1903 年,日本人利用霧社地區泰雅族人,長期遭受「生計大封鎖」,缺乏鐵器、食鹽等生活必需品的狀況,唆使布農族干卓萬社,假裝要提供鐵器以及食鹽,引誘霧社泰雅族壯丁一百多人,到兩族的交界,也就是濁水溪畔的「姊妹原」進行交易。泰雅族人被灌醉之後,兩百名埋伏的布農族壯丁展開奇襲行動,一百多名的泰雅族壯丁,有八十多人當場被殺,其餘則因為重傷或溺水而死於途中,最後僅剩六、七人逃回部落,他們所攜帶的武器也都被搶走,經過「姊妹原」一役,霧社地區的泰雅族損失慘重,勢力大為衰退。在日本殖民當局的武力威脅以及「生計大封鎖」之下,霧社地區的泰雅族人不得不表面上與日本人和解,但他們對日本人的仇恨卻日益加深。

 一九○六 年,第五任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就任,由於前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和民政長官後藤新平,交互運用威脅及利誘的兩面手法,大致平息了漢人的武裝抗日行動,使日本在台灣「平地」的統治權已漸漸穩固,所以此時日本殖民當局已有餘力處理原住民的問題,展開所謂的「理蕃計劃」,打算將統治領域拓展到山地。從 一九一○ 年到一九一五年,佐久間左馬太親自率領軍隊,大肆討伐原住民,沒收他們的槍枝,並逐步將隘勇線延長,原住民的活動範圍受到更大的限制,而且在各地設置警備措施,加強控制山區與原住民。在這五年期間,日本殖民當局總共耗費一千五百四十萬日圓,動員大批軍警討伐原住民,佐久間左馬太甚至在討伐原住民的戰爭中從懸崖跌落,傷重不治而死。

 大肆鎮壓之後,日本殖民當局採取軟硬兼施的手段,開始在原住民部落推行所謂「現代化」的工作,例如,強迫原住民種植水稻、養蠶、造林維生,取代從前以游耕與狩獵為主的生活方式;設立學校,普及日語,以便推行同化政策;設立公共廁所、醫務所及墳墓等;影響更大的是,禁止原住民保留他們的文化及風俗習慣,如此便引發了文化的衝突。

 以泰雅族人為例,他們長期在複雜的高山地形與惡劣的環境裡生存,早已發展出他們獨特的文化特質,從游耕與狩獵的經濟生產方式、gaya組織、祖靈信仰,到出草獵取首級、留長髮、在臉上刺青、將先人埋葬在屋內等習慣,都是他們重要的生活方式及文化特質。但抱持文化優越感的日本當局,以統治者的霸權心態,要求泰雅族人無條件放棄自己原有的生活方式及文化,接受日本的所謂的「現代化」及「大和文化」,當時的原住民就這樣處在傳統文化與外來文化的矛盾與衝突之中。

 除了文化的衝突之外,日本在鎮壓佔據了某些山區之後,便會馬上在當地從事各樣的建設,例如開闢馬路、架設鐵線橋、舖設電話線等,而在各地的警察局、派出所等警備設施更是建設的重點。而當地的原住民就被強迫領取低廉的工資,從事砍伐森林、土木、運輸等辛苦而危險的工作。除了剛剛提的強制勞役外,平常也隨時都有可能被日本警察徵召,從事維護馬路等免費的義務勞役。這些連續不斷、有增無減的強迫勞役,便威脅到原住民的耕作和日常生活,使原住民陷於半奴隸的處境。

 面對這些衝突與壓迫,居住在霧社地區的泰雅族原住民,以他們堅毅強悍的天性,自然不肯輕易屈服,對日本當局抗爭不斷發生:一九一○ 年便有多個部落,互相聯繫準備起義抗日,但被日本當局掌握消息而瓦解,一九二○ 年,台中縣梨山附近的泰雅族發生「薩拉矛抗日事件」,霧社地區的莫那•魯道領導的馬赫坡社和荷歌社原本有意響應,打算在霧社發動抗日戰爭,但被當地的日本警察發現,日本當局反而徵召霧社地區的泰雅族,前往薩拉矛圍剿自己的族人。

 一九二四年,埔里街舉行漢人的大拜拜,台中州能高郡郡內的原住民各個部落的頭目,也應邀到埔里參觀。當時,莫那•魯道向頭目們提議聯合發起抗日運動,獲得許多部落頭目的同意,各部落開始準備作戰,但因為有反對起事的「道澤群」的頭目向日本警察密告,所以不得不被迫放棄計劃。

 由上述幾個例子可見,長期以來霧社地區的泰雅族人,對於平常作威作福的日本人,早已忍無可忍,整個霧社地區就像一座火藥庫,只要一點火花就會引爆,「霧社事件」就在這樣的情形下發生。下一次「台灣e代誌」再為各位介紹「霧社事件」發生的原因以及經過。

整理自【霧社事件,鄧相揚 著】、【一九三○ 年「霧社事件」之探討,藤井志津枝 著】、【莫那魯道與台灣原住民的反抗運動,戴寶村 著】

編按:本文取自「教改 e 點靈」廣播節目,每週一至周五晚上十點十分到十一點,於教育廣播電台全國聯播。

摘自人本教育基金會電子報